催乳师培训网广告合作请联系站长QQ:51112717
当前位置:主页 > 男催乳师 > 正文

别着急结婚,我劝你读几本书冷静下

06-24 男催乳师



我们为何结婚,又为何不忠



离婚冷静期来了。


但看了最近的娱乐新闻,出轨队频频得分,你也许更需要一个结婚冷静期


罗志祥重新发明了“时间管理”和“多人运动”,为出轨队在2020年拔得头筹。阿娇则用“不爱了”发动奇袭,帮助离婚队迅速追平比分。电光火石之间,凭借自己和前妻间的“陈年仇怨”,黄景瑜为出轨队再下一城。


下半身的故事总是吸引大众的眼球。娱乐圈这些大大小小的瓜,将会成为若干年后人们津津乐道的掌故,也为一个时代的道德规范写下脚注。


但当我们回到新闻消费泛滥以前,重新检视人类历史中婚姻和性的互相角力时,我们将会看到,很多东西并未得到改变


电视剧《清平乐》原名叫《孤城闭》。


婚姻的名字叫“孤城闭”


前段时间热播的电视剧《清平乐》让很多观众梦回大宋,也让大家对剧中的婚姻悲剧感到痛心。


江疏影饰演的曹皇后对宋仁宗一见钟情,但无论如何付出,她始终无法走入他的内心;受到官家宠爱的徽柔公主,却被官家命令嫁予自己不爱的驸马李玮,终身郁郁寡欢。


婚姻是一座围城,城外的人想进去,城里的人想出来。”一如《清平乐》故事的原作名字——“孤城闭”。


不过,在美国历史学家伊佩霞看来,宋代女性的婚姻生活既有顺从,亦有反抗。历史从来复杂,而不是只有一面。


[美] 伊沛霞 著/ 胡志宏 译

江苏人民出版社 / 2004-05


一方面,宋代缠足、杀婴、寡妇殉节;另一方面,依据史料所述,宋代女性拥有较大的财产分配权力,在经济地位上具有一定的自主权。

伊佩霞在《内闱》中分析,男婚女嫁事实上是女性被纳入男性家族的过程,是女性个体和一个家族之间的关系转变。


理学家朱熹强调,妻子在婚姻中应该服从并忠实于丈夫:“妇人,伏于人也。是故无专制之义,有三从之道:在家从父,适人从夫,夫死从子。”


在这种妇德观念的影响下,理想的夫妻关系被认为应该是“十分内敛和相敬如宾”的。


司马光和妻子张氏结婚后共同度过44年,后者“自始嫁至于瞑目,未尝见其有忿忮之色”。


苏轼和王弗赵明诚和李清照更是伴侣型婚姻的楷模,他们有紧密的知识方面的联系,既有共同爱好,彼此也能吟诗赋歌。


婚姻生活当然不会只有和睦,婚内出轨的现象在宋代也同样存在。对丈夫而言,只要他们的出轨对象不是黄花闺女或别人的妻子就万事大吉了,而像妓女、歌女、娼妇、婢女、妾等,均在豁免范围之内。


一部《围城》包罗万象,爱情和婚姻是一条贯穿全书的主线。/ 电视剧《围城》


丈夫对待出轨妻子的态度颇为值得玩味。伊佩霞提到,丈夫宁愿掩盖妻子与人通奸的证据,也不愿意“家丑外扬”。他们更愿意自己解决问题。


地方官也不愿意接办通奸案,他们很少会原原本本地依照法律办事,量刑通常较轻或干脆不予以惩罚,只判决夫妻离婚了事


离婚改嫁在宋代其实非常普遍,但按照当时的法律规定,女方没有提出离婚的权利,未经丈夫同意而擅自出走的妻子甚至要被拘役两年。


尽管如此,有才识的女性仍然可以通过各种办法实现自己的主张。


譬如李清照为了结束和第二任丈夫张汝舟的婚姻关系,就到官府指控他徇私舞弊、骗取功名,最后如愿准许离婚。


尽管人类对婚姻的研究已经很多,但一旦踏入婚姻,一切都是未知数。/电影《婚姻故事》


为何结婚,又为何不忠


婚姻生活苦涩难受,是全世界红尘男女的共识。


知名毒舌、英国作家王尔德说过,“婚姻的枷锁如此沉重,要两个人承担才行,有时得要三个人。”


生物人类学家海伦?费舍尔在著作《我们为何结婚,又为何不忠》中指出,不忠行为广泛而且历史悠久,以至于科学家如今形容,一夫一妻的物种仅仅是在履行社会意义上的一夫一妻制


“所有事关求爱与交配、结婚与离婚的人类仪式,都可以被视为一个个脚本。男男女女根据这些脚本,互相诱惑,目的是自我复制——生物学家管这个叫繁衍策略。”


[美]海伦·费舍尔 著 / 倪韬、王国平、叶扬 译

中信出版集团 / 2020-3


费舍尔认为,尽管人类在大体上还是推崇一夫一妻制的物种,但这并不必然等同于忠贞不二。婚外情在一夫一妻制之外扮演着一个次要和补充性的角色。


在漫长的进化历程中,人类发展出3种引导求偶和繁衍的脑神经系统:一种控制性欲,一种管理浪漫爱情的感受,还有一种处理依恋的情绪。


三者互动(也会有其他脑组织参与)产生了一系列调控人类繁衍策略所必需的动力、感情和行为。然而,它们之间的关联并不总会维持高水平,人类完全可能在对伴侣表达爱意的同时,对其他对象产生性冲动


从遗传学的角度来看,滥情的男性普遍子嗣更多,更有机会把自己的基因组合传递给后人。历史记录中,最滥情的男子是人称“嗜血暴君”的摩纳哥皇帝穆莱?伊斯梅尔,他和其妻子们一共生养了888个孩子。


而对女性来说,同时“脚踏几条船”能为后代觅得额外的生存资源和生存保障,以及更优质和更多样性的基因。

妮萨说:“你是问我童年幸福吗?等到长大,成了姑娘后,我知道自己经常很开心。但小时候不太懂事,也没想过自己到底是开心还是悲伤。”/ 中国人名大学出版社/ 2017-1


在美国人类学家玛乔丽?肖斯塔克的经典《妮萨》中,非洲南部喀拉哈里沙漠的昆族妇女妮萨解释,自己之所以有很多情人,是因为“一个女人要做的事太多了”。


“她到哪儿都应该有情人跟着。要是她去串门,而且是独自一人,有人会给她面包,有人会给她肉,还有人也会送吃的。回到村子的时候,她被照顾得很好。”


出轨为妮萨带来附赠的食物,继而让她的大批幼子存活。这说明,女性为自己创造基因多样性,是人类自古以来便拥有的一种原始倾向和繁衍策略


不要以为只有男性会主动为自己创造基因多样性。/《昼颜》


非婚性活动:原始的冲动


尽管不忠行为遍及寰宇,但没有人能说清楚,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人正在出轨或曾经出轨。


鼎鼎大名的《金赛性学报告》于上世纪40年代末至50年代初抽样调查了6427名白人男性和6972名白人女性,根据统计,超过1/3的丈夫曾背叛妻子,26%的妻子在40岁以前曾有过婚外性行为


性学家阿尔弗雷德?C?金赛和同事在调查中发现,婚外情具有明显的年龄和阶级特征。


蓝领阶层男性在年轻时更容易出轨,但到了40岁以后性欲便会消退。他们的妻子们也普遍知道,自己的丈夫终究会不忠,甚至,还有一些妻子承认,自己不反对丈夫出轨,也懒得知道正在发生的事态,眼不见心不烦。


阿尔弗雷德·C·金赛 著/ 潘绥铭 译

中国青年出版社 / 2013-7


不过,低阶层也常常因为出轨而引发婚姻失调


轻者,会因为仇恨而没完没了地争吵、殴斗;重者,丈夫可能抛妻弃子,和出轨对象私奔远走;更有甚者,一不留心发生凶杀命案,为三人关系画上黑色的句号。


拥有学士学位的白领男性则和蓝领阶层相反,他们在20多岁时很少发生婚外性行为,但到了50岁却以高达几乎每周一次的频率进行猎艳。


中产阶层因为婚外性行为引发婚姻问题的比例也小得多,他们常常直接离婚完事,个中问题除了当事者一般难以为人知晓。


电影《不忠》剧照。


但有意思的是,有一些家庭之所以能够协调婚内性生活,反而是得益于他们的婚外性行为。调查中有过婚外性行为的比例并没有特别高,即使是那些公开要求捍卫出轨自由的人,其自身也很少发生真的出轨。


金赛总结道,社会之所以对维系家庭感兴趣,是想让男人和女人以伴侣关系生活在一起,使他们比在独生生活时发挥更大的功能,更重要的是,给新生婴儿一个家——在犹太教和许多基督教派中,这是婚姻的首要目的。


不过,金赛补充,“在全世界一切时代一切民族中,在婚男人与女人都有非婚性活动。这证明人类普遍渴望此类活动,证明现存社会组织试图根除其来源的一切努力都归于失败”。


在两性关系中,性当然是重要的一环。/ 《性爱大师》


婚姻总是从内部开始掏空


莎士比亚形容,爱是亘古长明的塔灯。但在日本学者上野千鹤子看来,“爱的共同体”神话早已在现实的轰击中骤然坍塌。她认为,家庭并不一定意味着“友爱的乌托邦”,反而随时可以转化成封闭专制的王国。


上野千鹤子在书中回溯了家庭的历史嬗变:以工业革命为分水岭,在此之前,家庭大多以家族(Domus)的形式存在,它是生产经营的最小单位,而婚姻则是财产转移的手段。


然而,家庭之所以能够实现生产运作,其统治结构的根源便是父权制。资本主义勃兴以后,原来以务农为生的男性转而来到城市成为新的劳动力,与此相反,女性被排除在劳动市场之外,从而受困在家庭之中。


[日] 上野千鹤子 著/ 邹韵、薛梅 译

浙江大学出版社 / 2020-3


该模式于维多利亚时期得到强化和巩固,并由此形塑了一夫一妻制的概念和家庭生活的神话。


这个神话鼓吹妻子要有奉献精神,宣扬母爱神圣而伟大,强调女性在家务劳动中要施展“关爱”和“照顾”,然而究其本质,其实是“以爱之名的劳动”(a labor of love)。


在父权制和资本主义的双重作用下,不平等的性别分工模式被社会内化,从“以爱之名的劳动”中还诞生出职业家庭主妇这一新阶层。


及至上世纪60年代,西方世界在战后迎来经济快速增长期,社会整体上弥漫着一股全民中产阶级的思想潮流。男主外、女主内的性别分工成为主流,“结婚后就辞职当太太”的思想成为女性的梦想。


尽管如此,“女人仍旧无法安于被分配成为100%的再生产者。对于中产阶级的妻子而言,与育儿期结束之后,等待他们的终将是孤独和不安的折磨。”上野千鹤子写道。


最近离婚冷静期的设置引发了很多关于婚姻的讨论,其实,对这一话题的探讨从未停止。/ 电影《一身叹息》


有意思的是,同样在工业革命以前,西方社会的离婚率也一直保持在很低水平。希伯来人将通奸和罪恶相提并论,《摩西十诫》便郑重布告“不可奸淫”。


基督教教义在很大程度上造就了西方文明“从一而终,至死不渝”的婚姻观念,《新约?马可福音》中说:“凡休妻再娶的,就是犯奸淫,辜负他的妻子;妻子若离弃丈夫另嫁,也是犯奸淫了。”


禁欲思想的破除和家庭神话的树立居然在工业革命时期同期发生,这并不是偶然。


在拜伦等浪漫主义诗人不遗余力地颂扬罗曼蒂克式的爱情以后,人们对待婚外情的态度变得简单化、公开化和浪漫化。糟糠之妻对男性而言难以具备性吸引力,丈夫越发希望在家庭之外找寻激情。


这也印证了上野千鹤子另外一本著作《厌女》的分析:以夫妻为中心的近代家庭结构形成时,也诞生了性的双重标准——“圣女”和“荡妇”,“妻子/母亲”和“娼妓”。


“女儿因为明了前面的人生终归不过只是委身于一个无法自主的男人,度过如”不满的母亲“那样的一生,所以成为”不开心的女儿“。”/ 上海三联书店/ 译者:王兰/ 2015-1


性经验少、对性保持“克制”的女性,被归类为“圣女”,她们是为人妻子和母亲的优先选择;性经验丰富、性态度开放的女性,则被归类为“娼妓”,成为男性欲望的对象。


上野千鹤子认为,这种对女性进行分类的做法,是通过将她们分离隔断,让彼此互相对立,瓦解团结,从而实现父权统治的目标。女性还可能主动维护这种标准,攻击丈夫的出轨对象,对其进行“荡妇羞辱”。


不过,自上世纪80年代后期以来,婚外恋开始从已婚男性和未婚女性的固定组合,转变为有已婚女性加入。


在为《妻子们的思秋期》撰写的书评中,上野千鹤子写道:


“离婚率没有明显上升,婚姻和家庭却从内部开始被逐渐掏空,形同虚设。这也是那些原本过于认真,想要维持家庭的女人们的变化所致。”


真正的悲哀可能是,人们怀着对爱情的信念走进婚姻,然后逐渐被生活与本能打得支离破碎。


但真正能守住这段关系的也只有爱与诚,正如海伦·费舍尔所说,人总是想找到能分担其痛苦和悲伤的人。


?本期坐馆 | 三小

?编辑 | 苏炜

欢迎分享到朋友圈

未经许可禁止转载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主页 网络转载,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: http://www.cr5.net/nan/261.html